阿森纳vs切尔西预测:06年WSOP主賽冠軍的這個棄牌是史上絕無僅有?看完分析再贊不遲!

時間:2019-04-02 15:22來源:未知作者:yj

威廉切尔西 www.gmbqtw.com.cn  內容來源:PokerNews


        編譯:中撲網

 

今天要聊的這手牌是《Like at the Bike》常規桌最近打出的一手牌,主角是2006年主賽冠軍Jamie Gold【據《茉莉的私局》(該書的中文譯本已在中撲網微店上線,歡迎大家前往購買)作者茉莉·布魯姆透露,Jamie在她的私局里打牌兩年多后,他那1200多萬美元的主賽冠軍獎金就差不多被他輸光了】,而在今天這手牌里,Jamie卻有很棒的表現,LATB節目組在剪輯這手牌時甚至把Jamie在牌局中的操作說成是史上最佳棄牌。

 

06年WSOP主賽冠軍Jamie Gold

 

那么,Jamie究竟是如何做到在一個看似無害的牌面中棄掉頂兩對這手強牌的,外媒PokerNews站在肢體馬腳的角度對這手牌做了分析,根據作者Zachary Elwood的觀點,Jamie能夠選擇棄牌,主要是因為對手的肢體透露出的幾個信息幫了他。

 

在分析之前,我們先來看看這手牌是怎么打的。

 

游戲:無限德撲,盲注5刀-10刀,槍口位設了20刀的straddle(Jamie之前在茉莉的私局里玩的都是買入5萬美金起的級別)。

 

 

 

翻牌前,HJ位的Edward用A10♣開局加注到80刀(后手還有3760刀),Charlie在CO位用4♣3♠跟注(后手2115刀),SB位的Denis用K10♠跟注(后手3795),BB位的DJ MELO D用99♣跟注(后手3400刀),UTG位的Jamie用9♠7跟注(后手3845刀)。

 

5人看翻牌,底池400刀,牌面:937♠,SB位過牌,BB位中了頂暗三的DJ MELO D過牌,UTG位中了頂兩對的Jamie過牌,HJ位的Edward選擇c-bet,數量125刀,CO位中了對3的Charlie跟注,BB位的DJ Melo過牌-加注到375刀,同樣在這個牌面拿了強牌的Jamie花了些時間選擇跟注,Edward棄牌,中底對的Charlie跟注。

 

3人看轉牌,底池1650刀,發了一張白板2,牌面依舊很干,沒有什么強聽牌,Melo先說話,他問Jamie還有多少籌碼,Jamie此時應該已經感覺到Melo的牌很強,但他自己的頂兩對在這個牌面中其實也算一手很強的牌了,Melo下注1275刀,后手還有1750刀,手里還有3470刀的Jamie花了兩分多鐘思考,一邊考慮一邊看著對手,最后選擇棄牌,棄牌后他跟對手說自己棄掉了頂兩對,然后追問Melo是不是拿了暗三,Melo笑笑沒承認,但在Jamie的追問下他最終說自己確實拿了暗三。

 

關于Jamie的棄牌,解說認為很牛逼,而本篇文章作者Elwood卻認為Jamie選棄牌其實很正常,因為Melo的肢體語言泄露了很大的馬腳,而這些馬腳究竟是什么呢?

 

想要更直觀地圍觀這手牌,請戳下方視頻↓↓↓

 

 


 

馬腳1:放松的狀態

 

 

 

Melo翻牌在一個多人底池中了暗三,而且還是牌面最強的三條,在翻牌他先是過牌,后又加注,從他中牌之后,Melo表現得很放松,這種放松和一個人處在詐唬狀態時的肢體語言是很不同的,如果Melo是在詐唬,那他肯定不會是這局牌里的這種狀態。

 

在視頻的1分45秒的時候,Melo往底池放入加注的籌碼,之后又在轉牌選擇下注,在這兩次行動中,他放籌碼的動作都是很放松自信的,而做了行動之后,他臉上就是一種很自然的笑,而他玩籌碼的姿態也很愜意不僵硬。

 

在視頻2分30秒的時候,Jamie決定跟注并說了句:“我只是跟注。”這時Melo很放松地笑問道:“你又拿了AA?”

 

當一個人出于詐唬狀態時,他臉上或許也會掛著微笑,但不會像視頻中Melo笑得那么自然和放松,玩家在詐唬時的笑一般是假笑,假笑是一種比較不自然且僵硬的微笑,而Melo的笑散發著一種發自內心的歡快,由此可以看出,他不會是詐唬,且牌力很強。

 

馬腳2:突然出現的皺眉

 

如果下注的人皺起了眉頭,這時候我們就要提高警惕了。

 


        轉牌的時候,視頻約是3分10秒時,Melo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在他考慮該怎么下注時,他的眉頭緊鎖,而皺眉這種舉動是不太會出現在詐唬者身上的,如果一個人打算詐唬,他的臉上不會出現讓別人一看就能看出的憂慮,會很努力擺出一張撲克臉,詐唬的人會盡量避免透露出會引人注意的凝重表情,他們不敢擔憂擺在臉上,怕被看出內心的不自信和沒底氣,可如果是拿了強牌的人,他不怕被人看出自己的糾結,不怕別人將這種糾結解讀成詐唬,所以他在做決定時會很自然地流露一種嚴肅的表情。

 


        馬腳3:拿著籌碼意欲下注而后又“改變主意”

 

視頻3分20秒的時候,Melo開始數籌碼,給人一種他想要下注的感覺,可幾秒后,他又把籌碼摞成一疊,然后擺上一張沉思臉。

 

就像上一點所說的那樣,如果是一個想要詐唬的人,他不會擺出憂慮的表情,不會想讓對手覺得他不知道該怎么做,為了讓自己的下注有說服力,他會裝作自信果斷地下注,而一個拿著強牌的人,則會表現出一種不確定和不知所措,讓對手誤會他沒牌。

 


        馬腳4:看似不清楚對手所剩籌碼量

 

時間來到3分40秒,Melo轉頭看了看Jamie的后手,好似不太清楚對手有多少碼,當弄清Jamie的碼量后,Melo又去問Charlie的碼量,然后說了句:“只是些白色籌碼嗎?”以確認對手里面有沒有深碼玩家。

 

一般來說,詐唬的人為了給人自信的感覺,讓對手覺得他胸有成竹,他一般不會去問別人有多少籌碼,他不想讓對手察覺到他的下注數量是根據對手的碼量而定,不想讓對手覺得他下注是為了打跑對手。

 

如果Melo是在詐唬,他根本不會問出:“你手里沒有大的籌碼是吧?”因為Melo若是問了這句話,對手就有可能會覺得他在擔心籌碼量的問題,覺得這人是不是在擔心自己的詐唬不成功,所以假如Melo在詐唬,他不會多此一舉做這種會旁生枝節的事,不會讓對手注意到他的心虛。

 

當然,詐唬的人有時也有可能會不清楚對手的碼量從而進行詢問,可Melo在這里問的是兩個人,Jamie Gold就坐在他身邊,他看不清Charlie的碼量情有可原,但Jamie的碼量他只要稍微偷偷觀察一下就懂了,何必還要故意做出清算對手碼量的舉動。

 

還有一點就是,Melo在問對手們碼量的時候,他的舉動是很輕松的,一個詐唬的人是不會那么自在地詢問對手信息,由此可見,Melo是拿著強牌的。

 

馬腳5:糾結的嘴唇

 

 


        3分56秒時,Melo的嘴巴突然撇了一下,在詢問了對手碼量之后,Melo臉上突現糾結,這表情像在說:“我有牌,但要怎么打才好呢?”

 

當Melo撇嘴之后,一旁的Jamie Gold笑了起來,應該是猜出Melo確實拿了強牌,而一個詐唬的人,不可能拿著一手垃圾牌還敢這么明目張膽地糾結,所以從Melo的表情就可以猜到他必定拿了強牌。

 

看到這里可能有人會問,既然大家都知道詐唬的人不敢有那么多動作,清楚詐唬的人不敢有那么多表情,那以后詐唬的人故意演弱扮強不就可以反套路了?話雖如此,可詐唬的人不知道別人究竟會如何解讀他的肢體語言,所以為保險起見,詐唬的時候玩家一般還是會盡量能低調就低調,不會搞出那么多小動作來惹人注意,以免一不小心就泄露了自己的底氣不足和心虛。

 

結語

 

在這局牌里,Jamie Gold能夠在一個看似無害的牌面棄掉頂兩對這種強牌確實是很不錯的選擇,但稍微研究一下肢體馬腳的人,同時有多年線下打牌經驗的人應該都能在這里做到,畢竟對手Melo在整手牌中滿滿的一身戲,讓人想看不出他拿了強牌都不容易啊~~

 

馬腳的信息很多樣,這里我們分別總結了常見的10種,希望能夠幫到看這篇文章的你。

 

 

 

強牌對應馬腳信息

 

♦雙手顫抖(這是很難裝出來的)


       ♦不停地說話


       ♦放松的雙唇


       ♦大大的笑容


       ♦眼神停在翻牌的時間較長,隨后飛速偷瞄對手一眼


       ♦突然對牌局變得更專心起來


       ♦突然靠回椅背,下注或跟注時動作更放松


       ♦慢慢將籌碼放入底池中,或是用一種小心翼翼地方式放入


       ♦不耐煩,由此可見他們很希望下注


       ♦眼睛大睜,眨眼頻率變少

 

插個話:雖說很多專家建議你盯著對手的眼睛看,但也別忘了留意他們的雙手,一般來說,一只顫抖的手往往意味著手的主人拿了強牌,當然啦,這個主人如果平時就是個手抖的人,那情況就另說了。

 

弱牌對應馬腳信息

 

♦屏住呼吸,身體一動不動


       ♦說話聲音更高,語速更慢或說話時顯得不自然


       ♦動作很大地往底池推入籌碼


       ♦死盯著你看(上面提過,強其實是弱)


       ♦翻牌后有意識地查看底牌


       ♦對自己底牌的照看很隨意


       ♦嘟嘴或舔嘴唇


       ♦很明顯地用嘴呼吸


       ♦有意識地遮住自己的嘴巴


       ♦眨眼速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