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靴算正装皮鞋吗:100-200刀的局Hellmuth在3-bet底池用A5s半詐唬全下285bb,你猜怎么著?

時間:2019-11-25 10:23來源:未知作者:yj

威廉切尔西 www.gmbqtw.com.cn 內容來源:upswingpoker.com


《深夜尬牌》(Poker After Dark)8月份推出了據說是“史上最豪華陣容”的一期節目,不僅請來好萊塢女星Jennifer Tilly、娛樂城老板Rob Yong、NBA球星Paul Pierce和Randal Emmett,同時還請來了15條金手鏈得主Phil Hellmuth、WPT名嘴Mike Sexton,以及久未在美國撲克圈露面Tom Dwan。

 


在那期節目中,幾人玩的是100刀-200刀的無限注德撲,而整晚的高潮可能當屬最后那兩手牌。

 

倒數第二手牌里,Hellmuth在大盲位拿到AJs,他選擇3-bet,最初加注者Alan Keating用A9o跟注,Rob Yong居然也用94s跟注。

 

翻牌A♠8♠5♣,Hellmuth過牌,Keating下注半個底池,Yong棄牌,輪回到Hellmuth做決定時,他毫不猶豫就為一個2000刀(20bb)的底池全下了剩余28,000刀(140bb),同樣拿著頂對的Keating想了很久后選擇跟注...

 

兩人決定開兩次牌,兩次都是Hellmuth贏,這個68,000刀的底池歸他所有,可如果那晚的節目到此結束的話,就不會有這篇文章了,這局牌結束后,他們還有最后一手牌要打,而在那手牌中Hellmuth成功用A5s浪完了手里的錢,今天我們就借著這手牌來學點東西,分析牌局前,先來聊聊這局牌的過程。

 


翻牌前,Keating在UTG位straddle到400刀,Jennifer Tilly在BTN位用6♠4♠開局加注到1200刀,Hellmuth在小盲位用A♣5♣跟注,BB位棄牌,Keating用K2擠壓,3-bet到4000刀,Tilly和Hellmuth都跟注。

 

三人中,Tilly和Keating的碼量都很深,分別是288,000刀和228,000刀,Hellmuth還剩64,000刀。

 

Hellmuth不看牌過牌,翻牌4♣5J,底池12,400(62bb),Keating持續下注7000刀(35bb),兩位對手跟注。

 

轉牌K♣,底池33,400刀(167bb),Hellmuth第二次過牌,Keating下注18,000(90bb),Tilly棄牌,Hellmuth半詐唬全下57,000(285bb),Keating跟注。

 

兩人決定開兩次牌,第一次是K,第二次是8,兩次都Keating贏,Hellmuth半詐唬全下285bb輸了后開始發飆:“他這次跟注是跟對了,但我的范圍有一半會是暗三,如果還有下次,他再這樣跟注,那他肯定是聽死的!我艸,我知道他是因為上一手牌上頭,所以翻前用K2s反加到4000,他是走運才在轉牌撞上一張K,他太TM好猜了,老子每手牌都能猜到他拿什么,可他還是能贏,開兩次牌都是他贏!”

 

翻前分析

 

64s是按鈕位開局加注范圍里牌力墊底的牌型,但Tilly這局牌翻前這么打完全是OK的,雖說有人下了straddle,加上還有盲注位沒行動,所以她其實可以考慮棄牌,尤其是盲注位如果坐著3-bet范圍很寬的玩家時,就更應該棄牌,不過因為小的隔張連牌在深籌且有位置時用來入局潛力很大,而Tilly的狀況又剛好符合這兩個條件,因此她選加注是合理的。

 

至于Hellmuth這邊,坐小盲位的他其實應該3-bet的,他拿了A5s,這手牌是一些Ax的阻隔牌,加上贏率還不錯,所以翻前這手牌用來詐唬挺合適,3-bet的話他有機會在翻前立即拿下底池,同時大盲位看翻牌的價格也不會那么便宜。

 

一般來說,我們在盲住位的3-bet范圍可以有兩種,一種是完全只用價值牌3-bet,另一種則是用兩極化的范圍3-bet。

 

而Keating這邊,相比3-bet,用K2s跟注更合理,其實也可以直接棄牌,但在當時的情況中,跟注應該是更好的選擇,不過相比A2s這類牌來說,K2s在翻后的表現力比不上A2s。

 

有人可能會覺得如果用A2s去3-bet是合理的,那為什么K2s就不行了?空口無憑,我們可以用贏率分析工具來看看在對抗一個合理的按鈕位跟注范圍時,兩手牌的表現如何↓↓

 

△A2s的贏率是44.5%,K2s的贏率是40.26%,A2s的贏率在足足多了4.5%

 

(贏率計算器下載地址:https://www.pokerstrategy.com/poker-software-tools/equilab-holdem/

 

Keating反加后,輪回到Tilly決定,她可以選4-bet詐唬,這樣的話她的4-bet范圍也就變得兩極化了,選擇跟注也可以,因為她的碼量很深,同時翻后她一直有位置優勢,而直接棄掉64s的話更是沒問題,畢竟這手牌是她開局加注范圍里牌力墊底的牌型,所以遇到3-bet時,棄掉也不可惜。

 

總之,處在Tilly的立場,不管是4-bet、跟注或棄牌,都是一種可行的選項,她最終選了跟注。Hellmuth的情況也差不多,跟注或棄牌的差別不算太大,翻前他是最后行動的,跟注的賠率是3.5:1,而他拿的又是同花Ax,所以跟注這個選項在他眼里還是挺誘人的,不過由于處在不利位置,如果他中了強牌,翻后他想要得到支付會比較難。

 

可實在要選出一個更好的打法的話,Hellmuth在這里選棄牌其實會更合理。

 

翻牌圈分析

 

發出4♣5J的翻牌后,Keating選c-bet是合理的,因為他的下注可以代表的牌力包括超對、暗三J或AJs,加上牌面很干,他的c-bet有機會逼兩位對手棄掉他們范圍里的很多牌型。

 

不過,下注的數量其實可以小一些,就算下小一點的注其實也是能達到同樣效果的,如果Keating下5000刀,他可以用更少的成本去搏會相同的利潤,而對手如果拿著像A嗨或66這種牌,面對一個5000刀的下注,他們依舊會覺得很難辦。

 

雖說Keating在這個選c-bet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你翻前總是用K2s這種弱牌3-bet,翻牌總用這種弱牌去c-bet,那你詐唬的頻率就過于頻繁了,你的底牌里只有K一張高牌,盡管K2s還有后門花聽牌,可贏率實在不大,所以在合適的情況下,他是應該用這手牌跟著過牌的。

 

Keating下注后,Tilly選擇跟注,同樣地由于有位置優勢,加上碼量很深,而且她還中了對4,如果轉牌發出4或者6,那她的牌基本可以算是堅果牌,除了4或6之外,發出2、3、7或8的話,她的贏率也會跟著提高,所以盡管對4的牌力不強,但她是有理由跟注的。

 

Hellmuth的情況和Tilly很像,他的牌力雖不強,但也是牌面的第二大對子+最大跟張,同時還有后門花聽牌,所以再跟注一條街多看一張牌也無可厚非。

 

轉牌圈分析

 

轉牌發出的K可以說是Keating的補牌中最好的一張牌,所以他選擇下注是理所當然的,因為翻前他既然能用K2s詐唬反加,翻牌還能繼續用這手牌c-bet詐唬,當轉牌發出了K后,他肯定是要價值下注的。

 

不過選過牌也是可以的,雖說他的牌力提升了,可他的牌依舊落后于比他強的Kx、KJs、45s或暗三4、暗三5,此外,偶爾用這手牌選過牌其實也是在?;に墓品段?,而這手牌不管是在轉牌圈或河牌圈都可以算是很不錯的抓詐唬牌型。

 

Tilly選棄牌是明智的,至于Hellmuth這邊,他的牌是有贏率的,且跟注的賠率也不錯,所以棄牌是不可能的,那就剩選跟注或加注了,哪個好點呢?

 

加注會更好,因為加注之后,他在這個牌面可以代表的價值牌有不少,同時為了平衡范圍,他加注的牌型里應該納入一些詐唬牌,而A♣5♣正好是非常適合在這里用來詐唬的牌型之一,因為A是一張阻隔牌,且他的同花聽牌在轉牌又得到了提升,所以即便Keating跟注,他的牌也還是有贏率的。

 

看到Hellmuth的加注全下,Keating可能會不太舒服,不過經過一段時間思考后他還是跟注了,如果Keating在這里走下注-棄牌的路線,那他就棄得太輕易了,畢竟Hellmuth不是完全或者幾乎不會在這里詐唬的人,如果Hellmuth很緊,幾乎不會詐唬,那Keating當然可以選棄牌,可問題是Hellmuth不是這種人,因此Keating選跟注是合理的。

 

 


河牌圈“分析”

 

Hellmuth果然還是很Hellmuth,還是一如既往愛發爛扎,開第一次牌輸掉半個底池后雖說還能保持風度只是稍微挖苦對手,等到開第二次牌輸掉整個底池后終于忍不住開懟,直接用臟話問候了Keating的打法,妥妥耿直boy一枚!

 

這種輸掉之后就發爛扎的做派一直貫穿了Hellmuth的整個牌手生涯,現在雖然上了點年紀,可他還依舊那么堅持做自己,真是夠真性情【鼓掌】【鼓掌】【鼓掌】

 

結論

 

有人說如今的線上撲克是軟件橫行的年代,所以這個游戲的生態會慢慢地被這些東西破壞掉,但從近年一些線下比賽和高額常規桌的動態來看,就算是最高額的常規桌,就算底池里有上百萬刀籌碼,可在這些游戲中,每一手牌都依舊還是會有玩家犯錯,既然連高額桌的玩家都還會犯錯,所以又何來撲克已經沒有油水可撈的論調呢?畢竟至少還有線下撲克會陪我們很長很長很長的時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