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和切尔西谁胜了:丹牛谈离开扑克之星加入新平台原因,十二年合作有件事让他很后悔

时间:2020-01-20 14:27来源:未知作者:yj

威廉切尔西 www.gmbqtw.com.cn Daniel Negreanu结束与扑克之星的合作后,有人或许会认为他在扑克圈的影响力一定会大不如前,可从过去这几个月的情况来看,结束十年感情长跑步入婚礼殿堂、WSOP举办期间几乎日更视频播客、与WSOP年度选手称号的失之交臂、以及不久前宣布的与GGPoker合作,这一切的一切彰显着他的影响力非但没有削弱,看起来反而更盛了。

 

在宣布与新东家合作后不久,Daniel接受了SomuchPoker的采访,聊到离开扑克之星的原因,解释为什么选择与GGPoker合作,表达了与年度选手称号失之交臂的一些想法。

 

 

记者我们先聊聊最敏感的话题吧,WSOP年度选手发错了的事,之前为了冲积分,你们当时在欧洲站的火拼真的很激烈,比赛结束你也是回到美国后才听说自己赢了年度选手,但几天之后,Seth Palansky给你打电话,通知你他们给你多算了一些积分,所以真正获得年度选手的人是Robert Campbell,本来到手的鸭子飞了,心理应该挺不好受吧,当时发生了这起乌龙事件后,社交媒体也是讨论很激烈,这件事你是怎么处理的?

 

Daniel老实说,接通电话前,我以为自己会非常难过或生气,但事实却是我没有,我去之前的目标就是尽量多拿积分,这点我做到了,完成了自己的目标,这都是我的计划,完全私人的一个计划,年度选手除了荣誉,并不涉及奖金,失去今年的称号,除了失去自己的照片被挂在Rio赛场的资格,我并没有失去什么东西,Robert Campbell获得这份荣誉,那也是他应得的。

 

今年在WSOP打出这样的成绩,我挺为自己自豪的,当然如果我知道积分的算法不一样,我的计划肯定就不一样了,特别是在参加最后几场比赛的时候,肯定不会是现在这种做法。至于网上的反应,Shaun Deeb和Doug Polk都诬蔑我,说我其实事先是知道积分是算错的,关于他们的反应,我其实不会觉得惊讶,毕竟他们为人就是这样,经常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诬蔑他人,真相在他们眼里不重要,他们只会干些捕风捉影的事,我其实有很多证据证明自己事先并不知情,但他们却没有证据,他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就说别人在说谎,这种行为太恶劣了。

 

 

记者那他们说的这些指责你的话,你看到之后会觉得惊讶吗?当自己被人冤枉了,你有很生气吗?

 

Daniel我一点都不惊讶,Doug Polk没事就爱攻击比他强的人,这样他就可以忽悠不知情的人关注他的网站,然后卖他的产品,他从一开始就是这个套路,直到现在都没变,没什么新鲜的,他攻击我也快五六年了,之前对我的那些诬蔑其实也是谎话连篇,所以他这次又说我坏话,我怎么会惊讶?完全不会!

 

记者WSOPE的时候,Shaun Deeb也去参赛了,你们肯定能碰上,在那期间你有跟他聊过吗?有没有尝试过和解?

 

Daniel我对他其实挺客气的,因为我觉得他的脑子可能跟正常人不太一样,他这人没什么同情心,也不懂得理解别人,今年元旦我跟Amanda订婚的时候,我在推特宣布了这个喜讯,然后他在3号的时候就发了一条推文说:“坐等他宣布离婚的消息。”

 

如果是正常人,他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就连他朋友都问他为什么要在推特发那些话,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做,从那之后他就再不承认自己会说错话,也绝不会道歉,他好像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那时候我就意识到他脑子可能有些问题,感觉他有些不对劲,所以也就不再把他的话当回事。

 

记者关于年度选手的积分算法,你很多年前就说过它的问题,你说积分应该侧重那些大成绩,而不是单纯追求钱圈的数量,你觉得今年的乌龙会让他们有所改变吗?

 

Daniel希望他们会改吧,这件事我也已经说了很多年,主要就是让他们降低钱圈数量对于积分的影响,不要再出现那种像Chris Ferguson这样的玩家,很晚才登记参赛,目的就是为了在临近钱圈的时候直接让筹码翻倍,然后蹭进钱圈混积分,随便拿个小成绩就得50或60分,现在的积分模式是鼓励大家不用脑子打牌,欧洲站有一场比赛我故意打开自己的直播,然后对着镜头说我准备进入全下模式,目的就是为了翻倍,然后拿一个最低名次混积分,可这么玩扑克对吗?打比赛就应该冲着好名次,像那种万人参加的巨型赛,在里面拿个几百名,这算什么成绩?这种成绩根本不该给积分。

 

记者今年你的生活有了挺大的改变,先是结婚,然后是离开扑克之星,最后是跟新的平台合作,结束与扑克之星的合作对你来说应该是挺大的一个转变,尤其是你们已经合作了12年之久,你选择重获自由身的主要动机是什么,我可以这么问吗?

 

Daniel12年确实是很长一段时间,某种程度来说,一个人一直待在一个地方,你就会变得停滞不前,最后就变成做事情只是走走过场的样子,当然也是因为我们的方向不同了,扑克之星现在的整个运营模式已经完全不同,而我自己也朝着不同的方向走着,因此离开也是合情合理的。他们对于该如何运营这家公司有自己的打算,我对于该过怎样的人生也有自己的想法。

 

合作这么多年,我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有一件,对于那件事的处理,我非常后悔,就是当时SNE的事情,他们没有遵守自己的诺言,伤害了那些玩家,然后遭到了很多批评,那段时期对我来说很难,我不赞成他们的做法,所以我也不为他们的决定去辩护,因为我觉得为他们辩护会影响不好,但运营那家公司的人不是我,若是从公关的角度去看,我觉得他们的名声很难完全从那件事恢复过来。

 

从那以后大家对扑克之星总是有很多差评,这些负面的评价是他们挽救不回的,可如果是从一个企业的发展来看,他们做的这些改变不外乎是为了适应扑克这个行业的发展,在越发艰难的环境中跟上时代的步伐,他们只是跟其他公司一样,做出改变不过是为了在这个行业生存下去,关于这一点,我觉得这是无可厚非的,这份合作唯一的问题就是SNE的那件事,回头看这件事的时候,觉得很遗憾,遗憾自己不能在中间起到更大的作用。

 

记者如你所说,因为那件事扑克之星遭受了很多批评,你觉得他们的形象很难再挽回到从前,但你自己当时也面临了很多指责,有人说你没有完全说实话,说你不能自由表达自己的真实的想法,你觉得现在的情况会有所不同吗?你已经不再跟这家公司有瓜葛,加上你已经有自己的播客,你应该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了吧?

 

Daniel那些说法完全是错的,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有100%的言论自由,说的也全都是实话,完全没有隐瞒,我私下也有跟朋友说自己当时的计划,我真的是能做的都做了,经常跟David Baazov通电话,每天打几个小时电话去劝他履行合约,兑现给玩家们的承诺,有好几次都已经让他同意,可第二天等他跟别人聊完后,他又改变主意了。那段时期我所做的努力全都是为了能让他们遵守承诺,我跟扑克之星合作期间所说出口的话,没有一句是谎话。关于怎么做对这个圈子才是好的,我一直是有什么说什么,关于线上扑克的生态,涉及的无非三个方面:输钱的玩家、赢钱的玩家以及庄家。整个生态是由这三方组成,但真正起作用的只有输钱的玩家,就算失去了赢钱的玩家,就算没有庄家,只要输钱的玩家还在,这个生态就不会垮,可如果输钱的玩家全都跑了,那赢钱的玩家也不会再来,庄家就更不可能生存下去,因此输钱的玩家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平台要让那些玩家安心,让他们玩得开心,让他们在注册一场比赛时或存款到平台时能看到赢的希望。如果说为了满足这些金主的心愿,为了让公司生存下去,但前提是要牺牲职业牌手的利益,那他们当然只能选择牺牲这群人。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我能理解职牌在抱怨什么,因为那件事,他们损失掉了一些利益,可如果不做出改变,他们损失的不只是利益,要是输钱的玩家全都跑了,他们就没有任何利益可言,只是损失一点和再也赚不到钱,这两者之间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其实这和其他行业一样,比方说你要买一件衣服或想吃一个三明治,你得付钱吧?如果不付钱,你肯定就买不到那些东西,打牌也一样,损失掉的那点利益就是你为了赚钱要支付的价格,要是不愿意支付,那你不玩不就结了,毕竟没人强迫你玩不是吗?

 

记者你宣布解除与扑克之星的合作关系之后,想必会有很多公司找你合作吧,不久前你宣布了你的选择,为什么是GGPoker?

 

Daniel5月宣布了离开的消息后,我就接到了几个其他平台的电话,但那时我真的没兴趣再签新公司,后来参加WSOPE的时候,卖股份的事宜GGPoker的人帮我弄得妥妥帖帖的,我和他们的关系在那时就开始建立起来,之后见面聊了许多,对他们的规划有了更深的了解,了解完之后就很清晰了,他们是打算长期做下去的,这些人很了解市场,也拥有业内最好的移动软件,是真的让人叹服。

 

记者你会参与一些决策或线上产品的运营吗?

 

Daniel我会尽全力去帮助GGPoker的发展,尽一切可能提供帮助,要做的就包括市场营销、客户端产品这一类的事。

 

 

记者你的视频播客现在很火,WSOPE的时候你一直都在往上传东西,会有多少人观看你的视频,对于这一块工作,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

 

Daniel每天的观看量大概10万这样,我做视频的原因是为了买我股份的人做的,其实很多人不会去看PokerNews或其他网站的直播,但他们会看我的视频,我觉得要是能够用不同的方式去吸引更多的人了解这一行是挺好的事情,而我的视频也能让他们一同感受到这份职业的起起伏伏,有时候我在现场的表现不是那么得体,但我也会如实将这些呈现在视频里,没有特意删掉不好的一面,因为我想让他们看到真相,打牌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不可能一直都那么好玩,我也会烦,像是出局后立马被几个人拉着照相这种事,我有时也会不爽,毕竟我也是普通人,我觉得他们会想看到更多更自然的东西,所以我会一直保持这种做法,让他们看到一个最真实的我。

 

记者你聊到了卖股份的事,上次欧洲站的股份你没有收任何溢价,为什么呢?

 

Daniel其实我可以卖挺高的溢价,如果真想占粉丝的便宜,我肯定能占得到,但我没那么做,那点钱我真的不在乎,不只是那点钱,其实我本来就是个不怎么看重金钱的人,所以让我抬高价格卖股份给别人,我心里会觉得不舒服,除了让他们把手续费打给我,我没多收一丁点钱,多收那一点溢价对我的生活而言不会有什么影响,可对粉丝来说或许却完全不同,能够买我的股份会是一笔好的投资,也是他们可以参与进来的一种好途径。

 

记者9月份的时候你在masterclass.com开了自己的大师课,很多玩家都有参与这些课,你做这些的目标是什么,你的课程和其他人的课程有什么不同?

 

 

Daniel:跟这个网站合作的人都是各个行业顶尖的人物,这些人全是他们行业的顶流,成就非常高,除了邀请各行业头部玩家讲课外,这个网站的宣传也是做得很好的,每次我点开油管,大师课的广告就会跳出来,覆盖非常广,所以如果网友点开斯蒂芬·库里教打篮球的视频,同时看到了一些关于扑克的课程,那扑克就可以得到更大的推广,我做的视频跟其他玩家不一样的地方是,我教的内容受众会更广,有些玩家的课是给基础很强的人看的,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懂,而我的内容是那些就算不关注扑克圈的人也能看明白的,我的课程收到的成效挺高,大师课的人都挺满意这种结果。  

 

记者那你的课和Ivey的课最大的不同在哪?

 

Daniel我的内容范围更全面些,他的主要是依据他玩过的牌局进行分析和解释他在打那手牌时的思维过程,你从他的课程里学到的是Phil Ivey打牌的方式,而我会尝试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分析,教大家怎么打牌,教大家怎么去思考,当然我也会像Ivey一样讨论自己玩过的牌局,但除了牌局,我还会教一些基本原理,除了基本的知识,我肯定也会教一些让人头疼的高深概念,不过我会用大家能理解的语言去教,而不是像一些人一样讲的玄乎其玄,让人听得云里雾里,那样的讲课方式,普通人根本听不懂。

 

记者几年前你上过《高额桌扑克》这个节目,现在Triton的节目也很火,你会考虑参加吗?他们做的内容有你感兴趣的吗?

 

Daniel老实说一年前我对Triton并不了解,但我看过Bryn Kenney赢的那场百万慈善赛,当时在家跟朋友一起看的,我们每天都看,我还跟他们打赌了,看的时候感觉挺不错的,想着要是自己去打也挺好,之前我不是聊到输钱的玩家,赢钱的玩家和庄家的事吗,Triton这方面就看得很透彻,他们很清楚在他们的场子里,VIP玩家就是那群输钱的人,所以要保障他们的利益。

 

因此Triton弄了一个很牛的赛制,主要是以服务商人玩家为主,就连哪些职牌能参赛,也是由商人玩家做主,然后在比赛的前六个小时里,商人玩家只跟商人玩家打牌,职牌只跟职牌打,后面才合桌,这做法太绝了,这么一来商人玩家就不会有被占便宜的感觉,虽说人家的钱很多,但不代表人家愿意被占便宜啊,他们也希望自己能够有赢的机会,Triton在这一点就做得很好,他们看得很清楚,我想以后有机会的话应该是会参加他们比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