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对阿森纳:Andrew Brokos撲克策略:抓準時間點為信息跟注

時間:2019-10-08 10:55來源:未知作者:hbftz

威廉切尔西 www.gmbqtw.com.cn

 

撲克中下注或加注的理由很多,但最常見的理由都跟增加你在底池的即時贏率有關。當你認為你的牌最好時,你希望比你差的牌要么跟注,讓你在有贏率優勢時建立更多底池,要么棄牌,把你的贏率直接增加到100%。當你認為你拿的牌更差時,你下注或加注是為了詐唬,通過讓更好的牌棄牌來增加贏率。

 

那么,當你不知道自己處于什么狀況時該怎么辦?有時玩家下注或加注是為了明確自己的牌,希望知道自己中等牌力的牌是不是最好的牌。

 

我會告訴你,這通常都是錯誤的。至于原因,我只會簡單說一下,因為很多其他人已經討論過很多次了。這篇文章大部分內容是關于該如何便宜地獲得相同的信息,以及你是否真正需要這些信息。

 

我的中心論點是,如果你的范圍平衡地很好,不會透露太多關于自己手牌的信息,那么你一般不需要為了信息來加注。你能根據對手的行動來判斷你的牌是否能繼續打下去。這么說有個前提,但這個前提經常被人誤會:對手真實的手牌并不重要。

 

為信息加注

 

 

你正在打$1/$2級別無限注德州撲克。中間位置一位玩家開池加注到$10,你在按鈕位用A♠J♣跟注,其他人棄牌。你的籌碼為$200,對手籌碼比你多。

 

翻牌為J♣109,你在相當驚悚的牌面拿到頂對頂跟張。翻牌前加注玩家在$23的底池下注$18。

 

這個時候為信息加注貌似很誘人。對手可能有好幾手強牌,包括兩對、是暗三和順子,但他也可能有幾個你的AJ能擊敗的對子或聽牌。與其面臨將來下注的未知風險,有些玩家更喜歡在這時加注,“看看自己處于什么位置。”

 

這種行動有幾個問題:

 

這個信息太昂貴了。如果加注到$60不能令對手走開的話,你可能會得出結論,認為AJ有麻煩了,但你已經用可能被擊敗的牌又往底池投了$42。

 

這個信息也許并不準確。對手跟注就意味著你被擊敗了嗎?那他反加注又怎么樣?許多玩家會用AK或AQ作為半詐唬全下。

 

你可能會輸掉這場錯誤之戰。通常都說撲克是信息之戰,但它從根本上來說,更像是一場錯誤之戰。你利用信息來避免犯錯誤,并引誘對手犯錯誤。在這種情況下,加注應該不會導致對手犯錯誤。他會棄掉你能打敗的牌,只打更好的牌或得到了正確價錢的聽牌。同時,你自己可能犯了錯誤,對更好的牌加注,或給自己下套,讓半詐唬棄牌了。

 

這個信息并不重要。你可以在不知道自己是否被擊敗的情況下做出正確的決策。我會在下面詳細解釋。

 

誰在乎呢?

 

 

除非你打的游戲不正當,否則對手確實拿著兩張牌,而且這兩張牌也許能或不能打敗你。不過由于你看不到他的牌,他也許會用任何可能的牌在翻牌下注。撲克是信息有限的游戲,你能做的最多就是推測對手可能的手牌的范圍,然后根據你對抗這個范圍的贏率來做出正確的決策。

 

注意,這有時會導致你棄掉最好的牌。這沒關系。如果你從沒棄掉過最好的牌,那你應該跟注太多了。你能贏更多底池,但總體來說你會輸更多錢,因為你在不能贏的底池會輸掉太多錢。

 

如果你認為你至少有31%的機會贏得底池(不光是有最好的牌,因為偶爾你也會在將來的街被詐唬棄牌),那么你應該跟注。否則,你應該棄牌。如果對手100次里面只有1次詐唬,而且他在你棄牌后亮出了詐唬,這并不能說明你的棄牌有什么不對。

 

這就像電視節目Deal or No Deal(成交還是不成交)。參賽者從26個箱子中選擇1個,每個箱子內含有的價值從$.01到$1,000,000不等。她打開其他箱子來縮小她所選擇的箱子內可能含有的價值。在很多時候,她可以選擇買斷,或繼續排除更多可能性。

 

顯然,這位選手必須在不知道她的箱子內具體金額的情況下做出決策。她有一個辦法來知道自己選擇的金額:她可以繼續打開箱子,直到剩下她的箱子,這時她就能得到最完美的答案了。但這時已經太晚了。

 

在上述情況加注就像打開了所有的箱子。雖然你確實知道了自己的狀況,但已經太晚,你已經無能為力。如果結果證明你有最好的牌,那么對手已經棄牌了,不會再犯任何錯誤了。如果結果證明你被擊敗了,那么你已經把三分之一的籌碼投入底池了。

 

與其為了信息加注,還不如利用你已經有的信息。對手會用什么牌在中間位置加注五倍的大盲注呢?他在翻牌前加注后,在翻牌下注的頻率是多少?他會用最強的牌下注,還是更喜歡慢打?他會用中等牌力的牌下注,還是喜歡用這種牌控制底池?

 

雖然你不能肯定地回答所有這些問題,但這是你已經可以利用的信息,能幫你做出正確的決策。面對翻牌前打手牌不多,只在喜歡的翻牌下注的膽小的對手時,你應該棄掉AJ。他的牌多半能擊敗你。面對翻牌前開池范圍很寬,總是在翻牌持續下注的松兇玩家時,你的AJ應該是最好的牌,你應該跟注。這是你在往底池投入任何一分錢之前已經有的所有信息。

 

為信息跟注

 

理解上述概念很重要:獲得更多關于對手范圍的信息對做出正確的決策來說并不是必不可少的。不過話雖如此,在某些情況下,跟注可以讓你更便宜地獲得大部分加注能得到的信息。

 

一般來說,對手往底池投的錢越多,他的牌可能越強。這就是為什么加注能給你信息:它在考驗對手,如果他繼續打牌,你就能得出他應該有點好牌的結論。問題是,你自己也往底池投了很多錢,透露了關于你手牌的相同信息。

 

如果你在翻牌只是跟注,你仍能看到對手是否愿意在轉牌往底池投更多錢。你還能看到轉牌是什么,但是花的錢比加注少多了!如果轉牌是8,對手再次下注,你當然要棄牌。他仍有可能在詐唬,但這時牌面太符合對手的范圍了,你現在只能擊敗最激進的對手。

 

如果轉牌是2,你就要做決策了,但這是個好機會。你仍能知道對手想繼續下注,這個信息說明了點什么。你還知道如果他在翻牌有聽牌的話,他沒中牌,現在只剩一張牌沒發,你的贏率大大提高了。

 

支持為信息加注的人可能會說,由于你沒展現很好的牌力,對手仍有可能詐唬,或用更差的牌做錯誤的價值下注?;瘓浠八?,你的打法能引誘對手犯錯,這可是好事!

 

當對手再次在轉牌下注時,兩件事中有一件肯定是真的:要么他展示的牌力足以讓你心滿意足棄掉AJ,要么你認為他會經?;岣畹吶葡倫?,所以可以跟注或加注。在第一種情況中,你得到的信息是你要為了翻牌加注會帶來的不到三分之一的后果而棄牌。在第二種情況中,你的跟注已經為你在轉牌創造了有利可圖的機會。雖然你輸掉大底池的次數不少,但從長遠來看,你仍能賺到錢。

 

雖然會更難,但你可以采取相同的原則,在沒位置時對對手過牌。這個關鍵是,你在迫使對手告訴你,在你往底池投錢之前,他是否想往底池投更多錢。

 

這時的關鍵在于,你的跟注不會泄露太多信息。對手可能會得出你有點牌的結論,但他應該說不準你到底是有聽牌、還是在慢打,還是在用中等牌力的牌控制底池。因而,當轉牌出現8這種驚悚牌時,他不能隨意詐唬了,因為根據他得到的信息,你正拿著聽牌,剛剛完成了順子或同花。當轉牌是2這種無用牌時,他也不能自信地詐唬,因為你有時也會慢打順子或暗三。

 

如果你在例子中這種協調的翻牌從不慢打的話,那你就冒著泄露對你來說很危險的信息的風險。轉牌為2時,對手知道你不可能有強牌,他會繼續詐唬,給你的邊緣牌施加巨大的壓力。但如果你的打法沒那么好讀,那么你可以逼迫他先行動,讓他比你更多透露關于自己手牌的信息,從而讓你占上風。我在另一篇文章中會談到該如何在棘手的情況平衡你的手牌范圍。

 

只要你保持自己的手牌范圍很寬且多樣化,就能通過觀察對手的傾向,贏得信息之戰。更重要的是,與為信息加注相比,你可以更便宜和可靠地獲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