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vs伯恩利:玩撲克花式擋臉成亂象,這到底是不是在趕客?

時間:2019-09-18 15:31來源:原創作者:xiaoxiong

威廉切尔西 www.gmbqtw.com.cn  

 大家好,我是玩牌堅決不擋臉的莎莫姐姐。

 

有一天我心血來潮,想搜索一下如何成為職業牌手(真的不是因為我想職牌),然后眼前跳出了這張圖。

 

 

我突然發現一件事:職業牌手,怎么好像都喜歡,把自己的臉擋一擋。

 

不管是擋上面:

 

 

還是擋下面:

 

 

反正就是各種花式擋,不給你看整張臉。

 

當然,我這個「都」并不真的代表所有人,我只是感覺職牌擋臉已經成為一種現象,甚至成為很多人心目中的牌手標配,仿佛不穿個連帽衫戴個太陽鏡把臉全擋嚴實了就配不上自己的牌手身份了。

 

1

 

話說起來,撲克圈擋臉這事并不是古已有之。

 

據說,第一個開啟這個風潮的人是Phil Laak。

 

當年他一件連帽衫一副墨鏡坐上牌桌,樣子像極了人肉炸彈客Theodore Kaczynski的肖像圖,從此他還得了一個外號“Unabomber”,中文意思就是炸彈客。

 

從此以后,連帽衫太陽鏡越來越火。畢竟這身裝扮既能裝13,又能遮掩自己的面部,很多職業牌手恨不得批發一個衣柜。

 

2

 

擋臉這事,一開始只是連帽衫+太陽鏡,到現在就越來越夸張了。

 

今年1月份,職牌Christoph Vogelsang參加撲克之星牌手冠軍賽的一身裝扮在圈內引起軒然大波。

 

 

針對這件事,業內知名錦標賽裁判Matt Savage在推特專門發起一個投票,調查大家對錦標賽是否應該這種裝扮有什么態度。

 

“關于擋臉這個話題,錦標賽是否應該允許或者撲克錦標賽裁判協會是不是該定個規則?雖然大多數娛樂場都禁止戴面具,但是大家投訴最多的應該是像這樣遮住一半臉的現象。”

 

從圖上我們已經看到,在參加投票的2000多個人中,有超過一半的人認為不應該允許玩家把臉擋成這樣子。

 

雖然這個樣本量不算大,但是多少也代表了撲克圈里大部分人的心聲。

 

就在7月底,一手創辦EPT現在跳槽到派對撲克主管現場錦標賽的John Duthie也在推特上發文詢問網友對下面圖上的牌手服裝有什么觀后感。

 

根據不完全統計,大部分網友對這種擋臉服裝也都不太滿意,特別對于那種把臉擋全了的服裝,大家都表示,太過分。

 

3

 

不過,跟上面有30%的人認為不應該管玩家擋臉這事一樣,這次依然有部分人認為這事不要管。他們的理由我總結了一下,大概有以下幾點:

 

1)穿什么衣服怎樣穿是個人自由,除非娛樂場明令禁止,否則其他人管不著

 

2)有些人遮臉可能跟撲克無關,比如因為宗教問題,穆斯林就是要裹嚴嚴實實的呀;

有人可能感冒了,怕傳染給別人所以會戴個口罩遮個臉什么的;

有人怕被傳染感冒所以就擋下臉。

 

這些怎么管?

 

3)就算你制定了規則,執行起來難度太大。

 

首先,可以擋臉的東西簡直太多了。除了口罩、圍巾、連帽衫、墨鏡、棒球帽之外,玩家還經常手頭有啥就用啥,比如長頭發,比如他的手。

 

 

如果人家用手捂嘴你都不允許,打牌跟當奴隸有什么區別,也太不自由了吧。

 

其次,就是我們前面說的宗教信仰和生病的問題。這些指標太難界定,比如生沒生病總不能喊個醫生在現場巡邏吧。

 

一個規則如果制定出來根本沒有執行性,那制定它又有什么意義。

 

 

4

 

不過,以上意見只代表了一小部分玩家,大部分人的意見還是:擋臉,不應該!

 

他們的理由,我覺得,非常充分:

 

1)撲克是社交性游戲。

 

你能想象一張牌桌九個人全都蒙著臉打牌的場景嗎?那得多可怕呀。對很多娛樂型玩家來說,玩牌除了放松,還發揮著很重要的社交功能。

 

在牌桌上,你call我一下,我raise你一下,如果大家都不說話,氣氛本來就會很凝重,但是如果你還把自己的臉給擋住,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誰會愿意跟你交朋友?

 

 

你不要跟我說我打牌是為了賺錢,不是為了交朋友,那你可能只能玩錦標賽了,反正給錢就能參加。

 

如果你想玩cash,沒有朋友,你上哪找好局;沒跟人搞好關系,有肥局人家都不帶你,你還怎么賺錢?

 

2)普通玩家玩的是牌,優秀玩家玩的是「人」。

 

玩「人」指的是,自己有沒有牌不重要,對手表現出他有沒有牌才是最重要的。

 

這就是我們常說的“撲克馬腳”,而面部是現場抓馬腳特別重要的一個部位。

 

在中撲網商城的書籍《別對我說謊》中,馬腳專家Zachary Elwood專門講到了面部的馬腳。

 

(自己拍的)

 

面部能泄露牌力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你眼睛看哪兒,嘴角是否抽搐,甚至耳朵紅不紅,都會泄露自己的內心世界。

 

所以才會有那么多人打牌一定要戴墨鏡,哪怕只是關鍵時刻戴上,也能給自己帶來安全感,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Phil Ivey那樣有一張撲克臉。

 

 

但是,現場撲克的樂趣不就在于看人下注嗎?如果所謂的牌技只是學好數學掌握三次開火下注的秘訣,就不會有那么多精彩的牌局了。

 

擋住臉,就等于放棄了面部表情的管理,把這部分的牌技拋之腦后。對你自己來說,這是極大的不上進;對其他人來說,跟你玩牌,太沒勁。

 

還有人說,大家都不擋臉,就你擋臉,你也太引人注目了。在牌桌上太惹眼可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引火燒身,畢竟大家的眼睛就盯著你一個呢。

 

3)擋臉=趕客

 

撲克圈需要娛樂型玩家,這個話題最近幾年經常被人談起。不管是線上網站還是現場撲克室,都越來越重視娛樂型玩家的玩牌體驗。

 

對于職業牌手來說,娛樂型玩家就是衣食父母,就是他們的顧客,顧客就是上帝。

 

上帝來打牌,你賺了他的錢,不僅不說一些好話哄他開心讓他當回頭客,竟然還把臉擋住看都不讓人看,你說他心里會是什么感受?

 

關于這一點,WSOP這幾年舉辦的巨像賽就是一個證明。

 

巨像賽的參賽金相對來說是非常低的,相對于其他動不動就上千美金的比賽來說,幾百美金的買入金目標就是吸引娛樂型玩家。

 

可是,你來看下圖這幾年參賽人數的趨勢。

 

 

從2015年到2018年,巨像賽的參賽人數逐年走低。

 

2015年的22374是最高了,可以說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娛樂型玩家對這種低買入的錦標賽是很受用的。

 

2016年的21613人還算可以,但是到了2017年,比賽的參賽人數比之前少了16%。到了2018年,參賽人數更是斷崖式減少,比前一年少了28%。

 

為什么之前那么多娛樂型玩家沒有來當回頭客?原因恐怕跟玩牌體驗大有關系。

 

在賽場上,隨處可見沉默不語頭戴帽子耳機的職業牌手。娛樂型玩家再傻,總有一天也會意識到,自己完全就是韭菜,等著被人收割。

 

可惜,這種韭菜,往往割一次就沒有了。

 

對牌手來說,這就是一個短期利益和長期利益的角力。

 

這種趕客行為,從長遠來看,絕不會是+EV的。

 

5

 

前文提到的錦標賽裁判Matt Savage非常關心撲克圈的脆弱的生態環境。

 

關于牌手擋臉這件事,除了在WPT執行不允許擋臉的規則之外,他還緊鑼密鼓在今年6月舉行的全球撲克錦標賽裁判聯盟(TDA)峰會上促成了一項決議。

 

“服裝和任何配飾都不得持續掩蓋玩家的身份,或是對游戲造成干擾。”

 

執行TDA規則的錦標賽就會遵守這一項規定。

 

持續掩蓋的意思是,不能一直擋著臉,這是根據很多娛樂場本身的規則衍生出來的。

 

在娛樂場,你如果把臉遮得很嚴實,甚至都認不出你是誰,那就對不起了,你可能是恐怖分子。

 

這就好比你在運鈔車旁邊搓手說“凍手”,頭戴絲襪進銀行一樣,你一定會被摁在地上。

 

這個規則的制定相信也經過了大量的討論,我們上面也說了,不準擋臉,執行起來實在太難了,所以它的出爐也算是走出了第一步。

 

 

擋臉這事能杜絕嗎?不太可能。

 

但是作為撲克圈的一份子,如果你是職牌,是不是應該擔起一份責任,創造一個愉悅的游戲環境呢?

 

關于擋臉這事,我覺得Phil Hellmuth做得特別好。每當他遇到重大決策時,就會有自己的招牌動作。

 

 

你看,他也擋臉了,但是不會給人不好的觀感。

 

數十年如一日地保持同一個動作,也是他技巧的一部分吧,而且還莫名有點萌和可愛呢。

 

其實,我們說不能擋臉,并不是說必須把整張臉一覽無遺全露出來,畢竟有時候擋臉可能只是因為吃藕......

 

只不過,如果人人都有一份自覺,稍微顧忌一下身邊人的感受,我們整體的玩牌環境就會好很多了。

 

最后,祝大家玩牌要啥來啥,心想事成。

 

(文中圖片若無特別說明均來源于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