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切尔西靴搭配裤子:玩扑克花式挡脸成乱象,这到底是不是在赶客?

时间:2019-09-18 15:31来源:原创作者:xiaoxiong

威廉切尔西 www.gmbqtw.com.cn  

 大家好,我是玩牌坚决不挡脸的莎莫姐姐。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想搜索一下如何成为职业牌手(真的不是因为我想职牌),然后眼前跳出了这张图。

 

 

我突然发现一件事:职业牌手,怎么好像都喜欢,把自己的脸挡一挡。

 

不管是挡上面:

 

 

还是挡下面:

 

 

反正就是各种花式挡,不给你看整张脸。

 

当然,我这个「都」并不真的代表所有人,我只是感觉职牌挡脸已经成为一种现象,甚至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牌手标配,仿佛不穿个连帽衫戴个太阳镜把脸全挡严实了就配不上自己的牌手身份了。

 

1

 

话说起来,威廉切尔西圈挡脸这事并不是古已有之。

 

据说,第一个开启这个风潮的人是Phil Laak。

 

当年他一件连帽衫一副墨镜坐上牌桌,样子像极了人肉炸弹客Theodore Kaczynski的肖像图,从此他还得了一个外号“Unabomber”,中文意思就是炸弹客。

 

从此以后,连帽衫太阳镜越来越火。毕竟这身装扮既能装13,又能遮掩自己的面部,很多职业牌手恨不得批发一个衣柜。

 

2

 

挡脸这事,一开始只是连帽衫+太阳镜,到现在就越来越夸张了。

 

今年1月份,职牌Christoph Vogelsang参加扑克之星牌手冠军赛的一身装扮在圈内引起轩然大波。

 

 

针对这件事,业内知名锦标赛裁判Matt Savage在推特专门发起一个投票,调查大家对锦标赛是否应该这种装扮有什么态度。

 

“关于挡脸这个话题,锦标赛是否应该允许或者扑克锦标赛裁判协会是不是该定个规则?虽然大多数娱乐场都禁止戴面具,但是大家投诉最多的应该是像这样遮住一半脸的现象。”

 

从图上我们已经看到,在参加投票的2000多个人中,有超过一半的人认为不应该允许玩家把脸挡成这样子。

 

虽然这个样本量不算大,但是多少也代表了扑克圈里大部分人的心声。

 

就在7月底,一手创办EPT现在跳槽到派对扑克主管现场锦标赛的John Duthie也在推特上发文询问网友对下面图上的牌手服装有什么观后感。

 

根据不完全统计,大部分网友对这种挡脸服装也都不太满意,特别对于那种把脸挡全了的服装,大家都表示,太过分。

 

3

 

不过,跟上面有30%的人认为不应该管玩家挡脸这事一样,这次依然有部分人认为这事不要管。他们的理由我总结了一下,大概有以下几点:

 

1)穿什么衣服怎样穿是个人自由,除非娱乐场明令禁止,否则其他人管不着

 

2)有些人遮脸可能跟扑克无关,比如因为宗教问题,穆斯林就是要裹严严实实的呀;

有人可能感冒了,怕传染给别人所以会戴个口罩遮个脸什么的;

有人怕被传染感冒所以就挡下脸。

 

这些怎么管?

 

3)就算你制定了规则,执行起来难度太大。

 

首先,可以挡脸的东西简直太多了。除了口罩、围巾、连帽衫、墨镜、棒球帽之外,玩家还经常手头有啥就用啥,比如长头发,比如他的手。

 

 

如果人家用手捂嘴你都不允许,打牌跟当奴隶有什么区别,也太不自由了吧。

 

其次,就是我们前面说的宗教信仰和生病的问题。这些指标太难界定,比如生没生病总不能喊个医生在现场巡逻吧。

 

一个规则如果制定出来根本没有执行性,那制定它又有什么意义。

 

 

4

 

不过,以上意见只代表了一小部分玩家,大部分人的意见还是:挡脸,不应该!

 

他们的理由,我觉得,非常充分:

 

1)扑克是社交性威廉切尔西。

 

你能想象一张牌桌九个人全都蒙着脸打牌的场景吗?那得多可怕呀。对很多娱乐型玩家来说,玩牌除了放松,还发挥着很重要的社交功能。

 

在牌桌上,你call我一下,我raise你一下,如果大家都不说话,气氛本来就会很凝重,但是如果你还把自己的脸给挡住,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谁会愿意跟你交朋友?

 

 

你不要跟我说我打牌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交朋友,那你可能只能玩锦标赛了,反正给钱就能参加。

 

如果你想玩cash,没有朋友,你上哪找好局;没跟人搞好关系,有肥局人家都不带你,你还怎么赚钱?

 

2)普通玩家玩的是牌,优秀玩家玩的是「人」。

 

玩「人」指的是,自己有没有牌不重要,对手表现出他有没有牌才是最重要的。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扑克马脚”,而面部是现场抓马脚特别重要的一个部位。

 

在中扑网商城的书籍《别对我说谎》中,马脚专家Zachary Elwood专门讲到了面部的马脚。

 

(自己拍的)

 

面部能泄露牌力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你眼睛看哪儿,嘴角是否抽搐,甚至耳朵红不红,都会泄露自己的内心世界。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打牌一定要戴墨镜,哪怕只是关键时刻戴上,也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Phil Ivey那样有一张扑克脸。

 

 

但是,现场扑克的乐趣不就在于看人下注吗?如果所谓的牌技只是学好数学掌握三次开火下注的秘诀,就不会有那么多精彩的牌局了。

 

挡住脸,就等于放弃了面部表情的管理,把这部分的牌技抛之脑后。对你自己来说,这是极大的不上进;对其他人来说,跟你玩牌,太没劲。

 

还有人说,大家都不挡脸,就你挡脸,你也太引人注目了。在牌桌上太惹眼可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引火烧身,毕竟大家的眼睛就盯着你一个呢。

 

3)挡脸=赶客

 

扑克圈需要娱乐型玩家,这个话题最近几年经常被人谈起。不管是线上网站还是现场扑克室,都越来越重视娱乐型玩家的玩牌体验。

 

对于职业牌手来说,娱乐型玩家就是衣食父母,就是他们的顾客,顾客就是上帝。

 

上帝来打牌,你赚了他的钱,不仅不说一些好话哄他开心让他当回头客,竟然还把脸挡住看都不让人看,你说他心里会是什么感受?

 

关于这一点,WSOP这几年举办的巨像赛就是一个证明。

 

巨像赛的参赛金相对来说是非常低的,相对于其他动不动就上千美金的威廉切尔西来说,几百美金的买入金目标就是吸引娱乐型玩家。

 

可是,你来看下图这几年参赛人数的趋势。

 

 

从2015年到2018年,巨像赛的参赛人数逐年走低。

 

2015年的22374是最高了,可以说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娱乐型玩家对这种低买入的锦标赛是很受用的。

 

2016年的21613人还算可以,但是到了2017年,比赛的参赛人数比之前少了16%。到了2018年,参赛人数更是断崖式减少,比前一年少了28%。

 

为什么之前那么多娱乐型玩家没有来当回头客?原因恐怕跟玩牌体验大有关系。

 

在赛场上,随处可见沉默不语头戴帽子耳机的职业牌手。娱乐型玩家再傻,总有一天也会意识到,自己完全就是韭菜,等着被人收割。

 

可惜,这种韭菜,往往割一次就没有了。

 

对牌手来说,这就是一个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角力。

 

这种赶客行为,从长远来看,绝不会是+EV的。

 

5

 

前文提到的锦标赛裁判Matt Savage非常关心扑克圈的脆弱的生态环境。

 

关于牌手挡脸这件事,除了在WPT执行不允许挡脸的规则之外,他还紧锣密鼓在今年6月举行的全球扑克锦标赛裁判联盟(TDA)峰会上促成了一项决议。

 

“服装和任何配饰都不得持续掩盖玩家的身份,或是对游戏造成干扰。”

 

执行TDA规则的锦标赛就会遵守这一项规定。

 

持续掩盖的意思是,不能一直挡着脸,这是根据很多娱乐场本身的规则衍生出来的。

 

在娱乐场,你如果把脸遮得很严实,甚至都认不出你是谁,那就对不起了,你可能是恐怖分子。

 

这就好比你在运钞车旁边搓手说“冻手”,头戴丝袜进银行一样,你一定会被摁在地上。

 

这个规则的制定相信也经过了大量的讨论,我们上面也说了,不准挡脸,执行起来实在太难了,所以它的出炉也算是走出了第一步。

 

 

挡脸这事能杜绝吗?不太可能。

 

但是作为扑克圈的一份子,如果你是职牌,是不是应该担起一份责任,创造一个愉悦的游戏环境呢?

 

关于挡脸这事,我觉得Phil Hellmuth做得特别好。每当他遇到重大决策时,就会有自己的招牌动作。

 

 

你看,他也挡脸了,但是不会给人不好的观感。

 

数十年如一日地保持同一个动作,也是他技巧的一部分吧,而且还莫名有点萌和可爱呢。

 

其实,我们说不能挡脸,并不是说必须把整张脸一览无遗全露出来,毕竟有时候挡脸可能只是因为吃藕......

 

只不过,如果人人都有一份自觉,稍微顾忌一下身边人的感受,我们整体的玩牌环境就会好很多了。

 

最后,祝大家玩牌要啥来啥,心想事成。

 

(文中图片若无特别说明均来源于网络)